公海赌船贵宾会-线路检测中心

※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动态
行业动态
联系我们
  • 咨询电话:18686686126
  • 服务热线:18686686126
  • 邮箱:390536422@qq.com
  • 网址:/
  • 地址:长春市宽城区北亚泰大街2418号
行业动态

昨天我们在文章中提到,中美经贸战不是简单的经济冲突,而是一场决定中国未来的国运之战。这种说法并非胡编乱造,因为白宫正以此为契机,在全球范围内掀起针对中国的围剿战。更为严峻的是,美国对中国发起的挑战,已不局限于国家之间、意识形态之间的竞争,而是上升到“两大文明交战”的高度。


近日,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,在“新美国”论坛上透露:


由国务卿蓬佩奥领导的团队,正基于美国历史上第一次“与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战”的理念,制定对华战略,这在美国历史上尚属首次。


虽然各界对这种论调的批评之声铺天盖地,但必须承认的是:美国已经把中国当成自1776年建国以来最强大的对手,而以文明冲突为主的战略对抗,将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的主要模式,这也是美国最大的杀手锏。


而在文明冲突的荒唐论调之下,还隐藏着一个惊天的阴谋...

不一样的战争:文明的冲突


什么叫文明的冲突?


1993年,美国顶级政治历史学家萨缪尔·亨廷顿,在《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》一书中首次提出:后冷战时代,世界主要冲突将不再是意识形态或国家间的对抗,而是文化与宗教的差异,导致世界几大文明主体产生的文明对抗。


当前,全球文明主体共分为三大板块:


一是以美英盎格鲁.撒克逊体系为主的基督教文明,一个是以阿拉伯世界为主的伊斯兰文明,一个是以中国为主的中华文明。


亨廷顿认为:文明间的冲突,就是达尔文丛林世界里的战争,优胜劣汰,适者生存



无独有偶,2018年底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《十问美国对华战略》第九问:“美国怎样与中国争夺世界领导权”中,也在极力鼓吹文明冲突的观点——


美国要怎样从思想观念上争取其他国家,才能使它们不支持中国获得地区和全球主导权,转而支持美国新战略带来的替代方案?彭斯虽然吹响了战斗号角,但那场口才上佳的演说以美国利益为主线,完全没有诉诸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观,而二战后美国领导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时对此曾有清晰的阐述。 “闪亮的山巅之城”今日安在?我们是否不得不在两个现实主义大国之间做选择?


请注意“闪亮的山巅之城”一词,它具备很浓厚的文明意义。在被基督文明奉为圣书的《圣经》马太福音5章中写到:你们是世上的光,城立在山上,是不能隐藏的!


也就是说,山巅之城是基督文明特有的词。陆克文用山巅之城提醒美国,有三大含义:


第一、按照《圣经》对山巅之城的解释,基督文明的信徒就是天选之子,是理应领导世界的主人。


第二、美国作为山巅之城第二任城主(第一任是英国),必须守住基督文明的世界统治权。


第三、陆克文认为,美国低估了中国这种不同文明的复兴,对基督教统治权带来的冲击,从而让山巅之城的光辉逐渐暗淡(闪亮的山巅之城今安在)?在结合之前那句(完全没有诉诸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观),其实是在暗示美国,可以用文明的差异性号召所有基督文明的国家,共同对抗中国。



当时看了陆克文的这篇文章,军武策立马想起了丘吉尔的“铁幕”。


73年前,丘吉尔以意识形态对抗为主的“铁幕演说”,拉开了长达半世纪的冷战时代。73年后,陆克文以文明冲突为主的“十问美国”,也逐渐拉开美国掀起文明战争的序幕!


然而,与冷战时代的美苏争霸相比,美国对中国掀起的文明战争,将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非军事战略对抗!


一句话总结:以文明冲突为核心的对抗,比以意识形态为核心的对抗,更为恐怖!


中国为什么不同?


美国为什么要视中国为史上最强大的敌人呢?


这其实要分两个层次来看。


第一个层次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国家体量对比:


美国在1945年成为世界霸主后,遇到过两个挑战者。首先是苏联,它在意识形态与军事格局对美国形成了全方位的挑战。其次是日本,它在经济领域对美国形成了全方位的挑战。


当美国对他们下手时,苏日经济对美国的占比仅为60%。虽然今天中国经济对美占比也只有68%,但是中国的工业产值已经完全超越美国,是美德日三国工业产值的总和,这在美国于1919年成为全球最强工业国后,是从未发生过的事。


工业时代国家实力是以工业产出为衡量标准,美国今时之所以还能坐在霸主的位置上,是因为它是国际金融、贸易、能源规则的制定者,它能通过一些虚拟渠道汲取中国所不能接触的营养,比如用美元霸权薅羊毛、依仗美元是国际结算货币散发美债。倘若我们只盯着工业产值这一不变量来看,美国的硬实力是没有中国强大的。包括美国学者自己都承认,如果其他国家不购买美债,美国经济就会发生坍缩。



第二个层次就是大家比较陌生的文明对抗:


有些人不太明白,既然美国认为文明的矛盾不可调和,那为什么信仰伊斯兰文明的沙特,却能成为美国在中东最坚定的两大盟友之一呢?


这个问题要往深处看,不论是文明冲突或是意识形态对抗,最终还是要取决于对决双方的硬实力,而这种硬实力只有以国家的形态,要以法律或强力命令组织各级力量,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。当前,文明最大的载体也是国家,但在伊斯兰文明的内部,并没有催生出一个世界级强国。他们无法以正面对正面的硬实力,去挑战以美英为首的基督教文明。而中国的硬实力,已经超越了美国,这就是中国最大的不同


除此之外,美国不把伊斯兰文明视为劲敌的原因还有两点:


第一、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同宗同源,它们都是由古犹太教衍生而出,有着共同的圣城——耶路撒冷,而中华文明完全是自成一体的内生文明体。


第二、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有着共同的信仰,那就是“神”!它们都属于造神的宗教,两教以福报之说来规劝被统治者心甘情愿的接受统治。



而中华文明,尤其是影响最深远的儒学文明是不信仰神的,我们的主旨是讨论人与人、人与自然的关系。


美国人的阴谋诡计与中国人的破局之道


美国人搞文明冲突的论调,还有一个很大的阴谋:拉拢俄罗斯,共同对抗中国。


因为美苏冷战和后来的全方位经济制裁,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形同水火。但不管这两个国家如何交恶,但总有一根纽带将他们紧密相连,那就是“基督教文明”。


没错,俄罗斯也是基督文明体系中的一员。俄罗斯主体民族是斯拉夫人,他们信仰的宗教是东正教。熟悉宗教史的人应该知道,东正教起源于11世纪欧洲东西教会大分裂,至此基督教便形成了天主教、新教、东正教三大流派鼎足而立的局面。即便两国有再大的矛盾,但却有着共同的信仰。所以斯金纳才会说出那句话:


苏联和“冷战”在某种程度上是“西方家庭内部的斗争”,但中国是独特的挑战,因为当前中国的制度不是西方哲学和历史的产物。


.

东正教


事实上不止是美苏冷战,自从基督文明圈国家于1648年,在北莱茵建立具有帝国主义性质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以来(也称之为西方帝国体系),欧美国家间的所有战争,都只是西方家庭内部争夺领导权的矛盾,包括两次世界大战。


现在明白美国为什么要把中国视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劲敌了吧?


一个制度完全不同的国家、一个文明发展完全不同的国家、一个哲学思维完全不同的国家,再加上他那强悍的硬实力,足以撼动西方主导世界500年的局面。这,就是中国多次提到的那句话:世界当前正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!


美国极力鼓吹文明冲突论,就是想把俄罗斯拉进去,基本上就是全世界白人联合起来,共同对抗中国这个异教徒的意思。不要忘记,特朗普不仅是白人至上的拥护者,更长期致力于拉拢俄罗斯的工作。



从陆克文发表《十问美国对华战略》、暗示美国用文明界限拉拢盟友时,中国就已经意识到美国迟早会拿“文明冲突”作武器。而中国的破局之道也很简单,召开文明对话大会,向世界郑重的宣告:


中华文明没有称霸世界的野心,我们愿意和其他文明在平等的基础上广泛交流


或许有人觉得我们的手法太柔软,但不要忘了,中国应对强敌的方针历来都是以静制动、以柔克刚。


中国人的内心十分清楚,没有任何一种文明能够完全的抹杀掉另一个文明。


初唐时期,中国的国力如日中天、傲视群雄,周边的文明被我们消灭掉了吗?没有!工业革命后,基督文明国家的实力一骑绝尘,他们把中华文明和伊斯兰文明抹杀掉了吗?也没有!


相反,中国五千年源远流长的历史教导我们:一个文明要想不被大浪淘沙冲洗掉,只有不断融合周边文明,以进化自身,才能做到江山永固、万古长青!从这方面来看,文明对话大会不仅是制衡美国的“武器”,更是中国融合各大文明优势的契机。



所以还记得中国领导人提出的终极目标吗?


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!这种具有使命感、责任感的目标,也只有中华民族这种具有家国情怀的文明群体,才能担当如此重任!


结语


谈到文明冲突,我就想起了西方媒体经常说的那句话:中国人是没有信仰的民族,非常可怕!


其实中华民族并非没有信仰,而是把神视为一切的西方人,不理解我们的信仰。


中国人的信仰,是土地、是家乡、是亲人,是盛世太平、是国家安康。中国人从一出世,就与生俱来的拥有西方人不理解的“家国情怀”。


比如很多中国人平时并不关注时事,但只要出现与国家安危有关的事,他们就会自发的结成一股庞大的力量。


从汶川大地震的“众志成城”,到南海危机的“中国一点都不能少”,再到中美经贸战的“绝不屈服”。每一次危机的背后,家国情怀所爆发出的民族凝聚力,在舆论渠道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
这不仅是一种信仰,更是一种风骨、一种传承!